【文化】来自雪域高原的吉祥天籁 /灵魂歌者:热西·才让旦 杜娟

2018/6/15 10:23:29

QQ截图20180614171639.jpg


/杜娟

西藏是个神奇的地方,因为她的神秘,令无数人心驰神往;辉煌的布达拉宫神秘莫测,静静地承载着历史的变迁;雪域高原上空随风飞舞的经幡、展翅盘旋在空中的雄鹰诉说着千年的过往;回荡在蓝天中悠远的歌声如冬至冷的白、如同一眼望穿的湖水,宁静澄澈,仿佛瞬间涤净了尘世的喧嚣与浮躁,漂浮的心灵可以在这里慢下脚步,缓缓停留。

三亚是个热情似火的地方,北纬十八度的温暖吸引了无数游客的视线,碧海蓝天诱惑了万千人驻足看潮起潮落,赏椰风海韵。

近日,每当夜暮降临,在三亚湾西藏大厦的草坪上空就会响起空灵的天籁之音,这就是西藏的“陀乐乐团”的“梵呗”唱诵带来的妙音。伴随阵阵晚风,几个年轻人如炎炎夏日中的一股清泉,用空灵洁净的“梵呗”唱诵安抚人们白日的浮躁,舒缓疲累的四肢,安放忙碌的心灵洁净疲惫的灵魂。



“梵呗”,是佛教徒(确切地说是指出家人比丘、比丘尼)举行宗教仪式时,在佛菩萨前歌诵、供养、止断、赞叹、修持的音声修行法门。包括赞呗、念唱。“梵”,是印度语“清净”的意思。“呗”,是印度语“呗匿”的略称,义为赞颂或歌咏。“梵呗”与梵乐、佛曲、佛乐有截然不同的区别,不能等同音乐,一般佛曲不能称“梵呗”。“梵呗”音乐发源于山东省东阿鱼山,中国创作“梵呗”的鼻祖是三国时期的曹植。相传陈思王曹植,游历游鱼山(一作渔山,今山东阿县境)的时候听闻空中传来阵阵梵响(岩谷水声),清扬哀婉,空灵悠远,细听良久,感悟颇深,乃摹其音节,根据写为梵呗,撰文制音,传为后世。他所制梵呗凡有六章,即是后世所传的(亦称)”后有史料考证称其为“东土梵呗之始”。

自陈思王曹植始创“梵呗”,支谦、康僧会、觅历、帛法桥、支昙钥、昙迁、僧辩、慧忍、萧子良、梁武帝等僧俗名家陆续发展和提倡“梵呗”,开始尝试进一步用中国民间乐曲另创新声改编佛曲,使古印度的声明音乐逐步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因此说古之“佛曲”、今之“佛教音乐”均由“梵呗”发展而来,中国“梵呗”从此走上了繁荣、发展的道路,兴盛至今。如今“梵呗”已是国务院公布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青海唱经调也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陀乐乐团把民间音乐、藏族唱经调与“梵呗”音乐完美结合,演绎出祈福体验的音乐样式,让听者心怀喜悦、心境宁静、平和,忘却烦恼净化心灵。



陀乐乐团

来三亚唱诵“梵呗”的陀乐乐团,由五位年轻人组成,平均年龄只有28岁。团长泽旺,1987年出生,是乐团主唱也负责器乐、编曲;其他的几个小伙伴都是90后。乐团打击乐手仁青,同时负责演唱中的低音部分,吉他手扎德负责编曲、和声;还有一对引人注目的姐妹花----才吉和李毛,她们是孪生姐妹,姐妹两个长相甜美,舞姿妙曼,姐姐才吉担任乐团女主唱、低音,妹妹李毛则负责乐团女主唱、高音部分。


乐团的成立

乐团的几位年轻人多来自青藏高原,除了仁青出生在四川,其余四人都出生在青海省的贵南县。青海贵南沙沟乡是歌舞之乡,从小耳濡目染大人们的唱歌跳舞,唱歌跳舞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从小就根植在他们的骨子里,是与生俱来自然而然的情感流露。而现在的演唱则是唱经调与民间音乐的结合、美化后呈现,具有了一种独特的韵味。他们演唱的纯民间的藏族唱经调,是藏地最吉祥的一种祈福方式。因为共同的爱好,上学期间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舞蹈专业,而上天不仅给了他们健康的体魄,还给了他们每个人一副好嗓子,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声乐教育或者培训,完全是会说话就会唱歌,音乐随着血液流淌,伴着舞步飞翔。

毕业后为了开阔眼界,他们走出青藏高原到内地发展学习。泽旺在北京各个藏餐厅驻唱仁青在云南一个歌舞团里一边打鼓,一边表演舞蹈;双胞胎才吉、李毛姐妹经人介绍来到了拉萨的一个艺术团从事歌舞表演;扎德则在各大酒吧餐厅驻唱跑场,这期间他用了半年时间拜访名师学会了弹吉他,由于勤奋精进,现在他的吉他已经弹得非常有味道。在北京几个年轻人相聚了,此时他们各自都已经在民间音乐界小有名气。队长泽旺是民间乐团“藏魂组合”的主唱,孪生姐妹才吉和李毛是唱作俱佳的“红珊瑚组合”,仁青和扎德在各自的团队中也都是骨干力量。

伙伴们在一起聊天交流最多的感慨是,在外开阔眼界演出锻炼的几年下来,发现民族音乐正在被内地流行音乐同化,真正藏族的民族音乐特色不仅弱化,甚至已经处在边缘地带,逐渐在消失。如何发挥地域特色,做有民族特色的音乐,继承传播藏区音乐歌舞文化,便成为他们共同的心声。他们都感到得自己身上担子重了,有责任有义务去做这件事情,这是不容推卸的担当。经过多次讨论,他们决定组建一个乐团传播藏族音乐,演唱形式选择最具藏区特色的梵呗唱诵。因为梵呗唱诵是藏族音乐中很重要的一种表现形式,不同于任何流行的佛教音乐,而且他们几个从小生活在藏区,自出生就在受这方面的熏陶,尤其是在内地游历之后,更加觉得梵呗唱诵有一种特殊的魅力,纯净美好,空灵自然,能够更真切地还原藏族民间音乐的本真,能让人静下心来思考。

2017916日,在北京陀乐文化公司的支持下,寓意祈福吉祥快乐的“陀乐乐团”正式成立了。更让大家兴奋且信心倍增的是,乐团迎来了一位重要的新成员,乐团音乐指导----热西·才让旦老师。

热西.才让旦,在藏族民间音乐上是领军者,具有较高的藏传佛教音乐造诣,能够吟唱多种体裁的他是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理事长,藏区民间音乐文化保护的代表性人物。热西.才让旦一直是陀乐团几个歌手舞者崇拜的偶像,他们很早就听过老师的歌,老师独特的藏族民间音乐是他们追寻的目标,和前进的方向。这次老师的加盟让他们兴奋异常,他们希望能向老师学习,能像老师那样做纯粹的民族民间音乐,走自己的特色之路,传播继承藏族文化。


遍洒天籁

乐团成立后,先后在北京、青海、云南、河北等地演出,他们的“梵呗”颂唱得到了大众的好评和喜爱。2018年初陀乐乐团应邀来到三亚表演,如同给炎热的三亚带来了习习春风,如濛濛细雨般滋润了人们的心田。当曼陀铃、扎木念、悄然响起,当缥缈如天际回响的蕴涵着特有民族气息的歌声随风飘送,当手鼓的节奏慢慢融入你的脉搏和心脏一起律动,这天籁之音仿佛穿越万水千山,穿越了宇宙洪荒,这毫无修饰的自然之声如慈爱的双手安抚了心灵,温柔了岁月,留住了时光。

听到他们唱诵的人们沉浸在无比喜悦与宁静祥和中,心灵如同沐浴在雪域高原的最高处,纯粹洁净,表里俱澄澈,有些听众甚至一边跟随唱诵,一面不知不觉地留下了眼泪------

梵呗唱诵后,伴随着热烈动感的旋律,歌手们带领观众一起跳起锅庄舞,几位帅小伙神采飞扬,双胞姐妹身姿妙曼,舞步轻盈,观众们不约而同加入舞蹈队伍,这一刻,宁静祥和后打开心扉的欢愉尽情在舞蹈中展现,每个人脸上洋溢的是发自内心的笑容。陀乐乐团带来的不只是听觉的享受,更是欢乐和喜悦。

在热西.才让旦老师的指导带领下,乐团的演唱水平不断提高,无论是发音和声还是配器编曲,在不断的颂唱中,他们逐渐磨合、相互适应,把各自的优势充分发挥了出来,直到今天完美的契合。在实践中,他们已经体验到“梵呗”音乐和通俗歌曲的区别在于通俗音乐的关注力多数在听众身上,通俗歌曲现场演唱的时候,要看观众的反应和互动,是一种外张力,观众的反应直接影响了演唱者的状态。而“梵呗”唱诵的注意力是一种内力,考验歌者的定力,要做到不受环境影响,首先自己要静下来,专注自己的内心感受,要用心去感动自己,用自身的磁场和听众对接,找到共同频率,引领听众进入安静的状态,正所谓“外不着相,一心不乱”。这就是“梵呗”唱诵的净化力量。

热西.才让旦老师说,特殊的地域和文化背景,使陀乐乐团的演员们具备了与生俱来的宁和安静的气质,青藏高原的滋养使他们的嗓音高亢嘹亮而又不失雄厚,纯净悠远而又具有穿透力,特别符合“梵呗”唱诵的条件。他愿意指导他们,一起把“梵呗”唱诵继续传播下去,把藏族悠久独特的民间文化传承下去。

陀乐乐团,正在开启民间“梵呗”唱诵的幸福之门,正在引领大家做一种“体验式音乐”的感受,通过颂唱传播一种积极向上、美好纯净的正能量。在当今紧张快速的生活节奏下,“梵呗”唱诵无疑可以舒缓情绪,安抚心灵,使人心生愉悦,感知音乐的美好、感受生活的美好。

2018年,陀乐乐团将继续全国巡演传播民间“梵呗”唱诵,并计划在6月份左右完成单曲发布会。让我们预祝陀乐乐团的吉祥天籁之音传遍天下!






灵魂歌者: 热西.才让旦

     

热西.才让旦,一位灵魂歌者,一位民间音乐家,儿童音乐教育家,山地民谣歌唱家,同时他又具有较高的藏传佛教音乐造诣,能够吟唱多种体裁的也是陀乐乐团的音乐指导教师。他用音乐和歌声记录走过的路,用他自己的话说:“用生命在歌唱,用灵魂在行走”。


    抉择

热西·才让旦,1978年出生在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1999年之前,曾是甘南藏族玛曲县文工团的一名普通歌舞演员,那时候他还不太精通汉语,去外面和人交流、听课、吃饭都需要懂汉语的朋友帮忙。由于酷爱音乐,1999年他以藏语笔试考入中央民族大学进修声乐。由于文化背景和成长环境的差异,大学里的西式音乐教育让他感觉越来越迷茫,甚至找不到方向。

热西·才让旦心中的音乐是自然的发自内心的歌唱,不需要更多的修饰,不是那些西方发声技巧的演唱,而学校里教的音乐和他想象中的感觉并不一致。热西·才让旦将梦想与现实远离的原因归结为文化的差异:理解西方的音乐需要西方文化修养,而我是在藏族的文化氛围中长大的。钢琴不像弹拨乐器,我的手指接触琴弦时感觉很贴合,而和琴键是有距离的,击键的声音总进入不了内心。这种颗粒状态的音乐似乎和他内心柔软绵长的民族音乐无法互换,使他无法触摸本民族音乐的灵魂。尤其看着身边勤奋练习美声的同学有些不慎练坏了嗓子,他开始怀疑中国人与西方人发声的生理结构不同。民族地区选拔出来的声乐学生,在西方美声训练下,越来越偏离原先的民族特色发声,有点像加糖、放盐的豆汁,不再是原汁原味。而学校没有人去考虑这个问题。热西·才让旦担心自己的声音也变得四不像,既不美声,也不民族,经过慎重思考,他放弃了可能为自己带来美好前程的中央民族大学学位的音乐人学业,由于无法向家里交代,他开始了北漂生活,继续寻找自己的音乐梦想。

梦想开始的地方

在北京偶然的一次机会,他接触到了一个来自甘肃的叫“野孩子”的乐队,他们的演唱风格就是用兰州西北的方言演唱原创歌曲。那种自然、原始、发自内心、承载着生命的力量的吟唱一下打动了他,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歌唱风格。他重新规划了人生,决定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去寻找这种有生命力的声音。他为自己规划制定了一个艰巨的任务——收集整理藏族民间音乐。在起点,是他孤独的远行,对家人、朋友没有过多的言语;在终点,他没有任何宏大的目标,只是希望能够坚持,坚持,再坚持

 

2002年开始至今十几年的时间里,他或独自或组织团队走遍了青海、甘肃等地走访民间老艺人,收集资料,创作藏族音乐。几年的走访收集过后,他感悟到:“在田野采风的路上与每位身载传承的老人们交谈时,我总是会随着他们穿越时空,他们是连接本民族过去和未来的使者,从他们那里可以感到量变到质变,音乐不再是娱乐、不再是物理、不再是技术和形式、也不仅仅是审美和教化,而成为了智慧,成为了文化,成为了人类精神和物质总和中的重要部分”。有人这样评价他:“才让旦老师不只是一位歌者,更是一位四处奔走,整理和传承藏地千百年民歌的保护者。这些民间艺术,就像音乐的根,就如敦煌藏经洞的经书一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那样珍贵。时间无情,那些身怀绝艺的老人们相继离世,才让旦,正在和时间赛跑!



艰难的追寻

2004年热西·才让旦来到香格里拉,这是个糅杂了各种文化的地域,包容着各种文化形式的本真自由表现。藏族、纳西族、多种音乐的深厚积淀吸引了他探索的目光,他在停下了脚步,并在香格里拉开了一个独特的酒吧音乐工作室---热西藏乐。这是他自己的空间,可以自由展示自己的民族音乐风格。在这个音乐室里,他自费聘请来自各地的民间艺人传授民间音乐、教授传统乐器的弹奏技法,不论老少,只要喜爱就可以免费到音乐工作室学习乐器的使用,学唱传统民间音乐。热西·才让旦说,继承和发扬将是音乐工作室的最大功能。同时,音乐工作室还将为热衷追寻音乐的人们提供音乐追寻路线及相关的帮助。这间小小的“热西藏乐”吸引了不少来自非洲、新加坡、欧美的音乐人,甚至还有美国斯坦福大学、威斯康辛大学的学生。

在酒吧里,热西·才让旦基本都是不戴麦克风清唱,他觉得这样可以训练自己对内心唱歌,健康的心态对了,唱出来的感觉不一样,声音不是压抑的、挤出来的,放松下来歌唱会越来越轻松。这种演唱方法受到很多关注,得到了很多反响和评议。在声音的处理、歌曲的选择上,热西·才让旦保留了舒缓的慢节奏,这种节奏不可能迎合所有人,但是却有很多人听了他的歌唱不肯离去。他们安静地听,默默地沉思,思考个人生活、感情问题……表现各不相同。让他最有感触的是,在酒吧里暂住的七八个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博士,听了他的演唱后不有自主地哭了。

他们根本听不懂歌词,可能是我的音乐触动了他们内心的某个点吧。热西·才让旦笑道:可是妈妈不高兴了,她希望我的生活变好,让我晚一点唱,因为我一唱,就没有人喝酒了,收入就少了。

除了酒吧演出,他还在当地的学校做免费教学。一开始,教七八个小孩,孩子们乐感好,唱得很好听,一张白纸,怎么写都行。但教完后,孩子们转身就唱流行音乐。他们一旦进了学校,学会考虑发声方法、声音位置的时候,演唱就不自然了。热西·才让旦有点惋惜。

 

梦想的守护

2008年,为了更好地从事藏族民间音乐的保护和传播工作,由迪庆州民政局批准,热西·才让旦发起成立了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希望通过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资助和协会志愿者的爱心努力,一点一滴地把那些珍贵地散落于民间的传统音乐文化遗产从濒临灭绝的危险境地中抢救出来。他经营的酒吧不再营业,成为了协会的办公室,这间公益性、非营利性机构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致力于藏区传统音乐素材的采集、整理、抢救和传承工作。

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以符合国际标准的方式对即将消失的藏族民间曲调进行收科学的收集整理与保护,在我们国家还没有人这样做过。他们采取的保存方式是馆藏、典藏、厚纸板,就是从音频、视频、图片上全面整理,这就需要团队的力量来支持运作。201256日,在政府和资助者的支持下,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开启了大香格里拉——康区采风之旅,带着专业的摄影师、录音师,提前做好路线规划,全程考察了两个月左右。

我们跑了6000公里,很多材料根本采不到。很多艺人去挖冬虫夏草了,中途有些艺人也变卦了,变化特别多。最好是一个村子能找三四十个人,有20个人在的话,另外20个人不在也没关系。热西·才让旦说,这次大规模的采风经验不足,田野工作忽略了对音乐背景和歌词分析的记录,收集到的材料归档也成为一个严峻的问题,非常耗费精力,需要很真诚的人来做这样的事情

在采风路上,他们遇到了年轻时曾在山中修行的甘孜州新龙县的一位老艺人。老人的听力衰退,现在依靠助听器来维持,他已经有十几年没唱歌了,在采风团队的一再盛情邀请下,老人开口唱了两首传统的道歌。

在康定塔公县,采风团队找到了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副秘书长诺尔布,儿时记忆中歌舞最棒的塔尔克。他是村子里最优秀的即兴舞者,同时又拥有嘹亮高亢的嗓音。这位蓄着长发、满面红光的将近60岁的老人,自从家中发生变故后有十几年都没唱过了,但一开口,婉转嘹亮、纯净悠扬的歌声清泉般倾泻而出,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途径青海果洛,搭帐篷的老阿妈羞涩地唱了挤奶歌、山歌、摇篮曲……从甘孜州得荣县去往巴塘县的路上,采风团队本来约见一位老艺人,但老艺人有事临时取消了计划。不过上天不负有心人,他们意外幸运地遇到了一群年事已高的老人坐在白塔下,老人们手持转经筒,一边转经一边颂唱嘛呢调。午后的阳光静静地在老人们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色辉煌,随风飘舞的白发是安详、宁静、满足。那一刻队员们被莫名的感动了。

途径甘孜州亚青寺时,热西·才让旦独自转山,被一位年轻修行者悠扬的颂经声吸引。第二天诵经的女孩在团队努力劝说了几个小时之后开口吟唱,可惜完全没有了前一天祈请的自然状态,这让团队开始反思采集时与艺人的沟通技巧和方法,如何才能最好地原汁原味地留存这些珍贵的片段成为当务之急。

2014715日第十一次采风。目标是到甘肃甘南自治州的桑科大草原去采访一位当地精通民间曲调的老艺人。据向导介绍,这位老人掌握着即将失传的藏戏片段,这个消息让采风队的队员们充满了期待。他们赶到目的地找到了老人,可惜的是老人从外地赶回来的子女拒绝了他们的采访。为了不打扰老人平静的生活,他们只好无奈地离开,心中充满了遗憾。因为没有录制到老人的音频无法保留老人掌握的历史,在老人离世后,这个村子的独特文化可能就会随之消失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这是让热西.才让旦最心痛地方。

为了采集有价值的民间曲调,他四处打探,每当遇到掌握大量民间曲调的老人,他就会不辞劳苦地一次次来到老人艺家请教。格桑平措老人曾远赴印度经商,是香格里拉韩平村里走出去的为数不多的几位之一。老人擅长唱诵经文,对村子里的每一段建筑历史都了如指掌,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忘乡音,时时吟唱家乡曲调,在一次一次的交流中,老人被热西.才让旦的诚意打动了,亲自召集了很多村民一起表演, 让采集队录制了珍贵的视频音频资料。201410月,格桑平措老人去世了,但他的唱诵永久地保留了下来。

 

在采风的十几年间,每年都会有老艺人离世,但才让旦的记录成为了他们的绝唱,成为了他们在世界上的最后印迹。

经济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民间音乐的社会基础也在变化,由于民间采风条件艰苦,收集保存工作只有极少数人在坚持。然而,不管多艰难,对于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的成员来说,争取更为广泛的合作伙伴,坚持下去,才是第一要义。十多年来,才让旦走遍了西部四省的村落,行程两万多公里,采访了三千多位民间艺人,录制了长达五百多小时的音频数据。对于热西.才让旦来说,这是一场人生的修行,一段上了路就不能结束的旅程。

热西.才让旦独特的音乐风格及他对慈善事业的卓越贡献不仅受到了国际及国内有影响力的个人和团体的关心和支持,也受到了国内外众多媒体的关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凤凰卫视、旅游卫视、中国青年报等都纷纷报道他的故事,中央电视台10频道的《人物》栏目专门录制了《为时代而歌----热西.才让旦》的专题片。2007年热西.才让旦出版发行了经中国大陆、香港音乐人联袂制作的首张个人作品《香格里拉》,在国内外获得广泛影响,被评为该年度最佳发烧唱片、最佳世界音乐唱片。2014热西.才让旦主创的藏传佛教千年经文随性吟唱专辑《一路莲花》获得"世界音乐最佳专辑奖"World traditional)提名。《一路莲花》以千年经文藏梵文吟唱,创造性地结合竖琴、大提琴等中西乐器,更以完全即兴的方式录制十余首心灵作品。这张专辑除了热西才让旦吟唱外,还邀请了卫藏、康巴、安多三大藏区多位活佛加持诵经、吟唱,格莱美评委、美国著名音乐评论家JoshuaCheek先生亲自撰写英文文案。创作历时两年,云集了中国金唱片奖最佳音乐人获得者、著名音乐制作人叶云川、竖琴演奏家张小音、笛箫演奏家赵雄、大提琴演奏家宋昭、二胡演奏家杨雪、打击乐演奏家马瑞、著名录音师张小安等音乐大家的心血。2011年开始,美国的斯坦福大学连续三年邀请热西.才让旦参加他们主办的音乐节, 每次演出他们都能震撼在场的所有人。



前行

2017年机缘巧合,他开始指导陀乐乐团的“梵呗”诵唱。在编曲和演唱中完美地注入了藏族的民间音乐的特质,诠释了雪域高原的纯净。热西.才让旦认为“梵呗”唱诵是一种理智的唱诵,可以让人进入理智思维模式,冷静地思考,甚至可以说是带有精神治愈性的音乐。“梵呗”音乐配器简单演唱自然,没有过多华丽的技法渲染,唱诵者通过自身的宁静带动听众共同进入梵音编织的空灵境界,通过虔诚的唱诵把妙音传递给听众,净化抚慰人们的心灵。

说到“梵呗”音乐和三亚本土音乐是否有相同之处的时候,才让旦说,其实从演唱方法和乐曲旋律的表现形式上看,藏地音乐和海南音乐并不相同,但是音乐的根是相同的,都来自民间,根植于民间,音乐无国界,无论哪种音乐都是要通过一定的形式表现心情、宣泄情绪、传递情感,引起共鸣,这就是音乐的魅力。

谈及未来,热西·才让旦表示没有什么奢望,但会一辈子做藏族民间音乐收集整理并传播这件事情。希望未来有一天我们的音乐教材需要藏族民间音乐资料的时候能够为他们提供帮助。

 

对音乐的执着,对本民族音乐的深爱使他在这条路上义无反顾地前行。他说:这是从我内心深处热爱的一件事情,不是去了解一点表面。民间音乐是在劳动中产生的一种健康娱乐,如果一生有音乐陪伴,你的心态会有特别大的改变,会很放松,思维也不会那么混乱。民间音乐的根本问题,很多人都没去考虑,音乐人都在各自的位置上,缺少探讨。音乐该怎么做,如何教育下一代,其实是很重要的问题。十几年的采风之路他经历了无数困难,积累了很多珍贵的资料,丰富了自己的人生阅历,正在逐渐成就自己的人生梦想,无论这条路有多艰难,他都不会放弃。

 

                           (作者单位:本刊编辑部)